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寻好书】【求魔】【作者:耳根】【完】
【寻好书】【求魔】【作者:耳根】【完】


  “喀喇……”

  “喀喇……喀喇……”

  分不清这是什幺声音,听到耳中似可穿透身体冲入灵魂,让人身子不由得会在这寒冷的雪夜里打上几个哆嗦。

  苍凉的北风在这天地内呜咽而过,阵阵白雪随风飘舞,将苍穹分割的支离破碎,一层层洒满大地,远远一望,若银装素裹,遍地荒凉。

  这不是深夜,只是黄昏,但那天空的黯淡却是与黑夜一样,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,似压在了心口,喘不过气来。在那银色的大地上,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轮廓,那是一座雄壮的城池,仿佛巨兽威临。

  城池的中心,有一座高耸的塔状祭台,成七角之形,通体漆黑,直插云峰,屹立于狂风暴雪内巍峨不动,那祭台上吹过的呜咽风声里,便夹杂着这样喀喇喀喇的声响,散向远方,带着原始的粗犷,别有一番韵意。

  “还有希望幺……还有幺……”

  沙哑的喃喃之声,在这风雪里从那祭台上飘出,似与那风融合在一起,隐隐有些分辨不清了。

  “若有希望,则希望在何方,若无希望,又为何让我看到!!”那声音仿若癫狂,几乎是歇斯底里一样,咆哮回旋九天之中。

  祭台下方,此刻有无数穿着蓑衣的身影,默默的站在那里,远远一看,赫然有数十万之多,他们有男有女,环绕这祭坛四周,密密麻麻一片,不动中,却有狂热浮现,似那祭台上之人一句话,他们就可以为之付出一切。

  雪,更大了。

  “你既然让我看到,就一定会有希望,可是希望……在何方!”那祭台上沙哑的声音带着苦涩,蕴含了悲哀,久久不散。

  “今日明黄错归,三泰开荒,雪风来兮,万古一造,老夫要再算蛮天!”那声音蓦然变大,也不知施展了什幺手段,却见那天空上风云色变,无数飘落的雪花全部骤然停顿,紧接着全部倒卷,从四面八方呼啸来临凝聚在一起,使得天地震颤!

  那天空上不再有雪飘落,所有的雪花凝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雪色玄龙,此龙刚一形成就立刻仰天凄嘶,声音凄厉入耳,让全部听到之人,立刻心神一震,似要被这声音撕裂一样。

  阵阵触目惊心的鲜血,从那雪龙身上泌出,很快就弥漫其全身,使得这雪龙如成为了血龙,它凄厉的嘶吼,挣扎着身躯猛的向着天空冲去,如一蛮流星直插天际,似要将这天轰开一个窟窿,打开一个希望。

  其速之快,转眼就是无尽,轰鸣回旋间,似此龙撞在了某处无形的隔膜上,天地震动,嗡鸣之声向着八方扩散,那血龙再次凄厉的惨叫起来,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层层崩溃。

  就在其将要完全碎开的一瞬,那祭台下方的数十万沉默之人,全部双手掐诀,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鲜血,那些鲜血似被某种力量牵引,疾驰而起,如若血海升空,直奔那崩溃中的血龙而去,与之融合后,使得此龙崩溃之势有了缓和,冲向了更高的天际。

  眼看那血龙越飞越高,凝聚了所有人的目光,但就在这时,那血龙却是猛的全身一震,发出了一声传遍数万里的厉嘶后,再无法阻止身躯的的崩溃,化作了无数血色雪花,飘落下来,远远一看这天地已然被染成了赤色的黄泉。

  更是在此刻,那血龙崩溃的一瞬,从它的口中传出了一个与凄吼完全不同的声音!

  “殇……”

  “殇……”在那祭台顶端,正中心的位置,盘膝坐着一个穿着紫袍的老者,那老者满脸皱纹,更是长满了褐色的斑点,他喃喃中睁着双眼,但其目中却是黯淡无光,显然是一个瞎子。

  他的身前放着一条完整的脊骨,散发出森白之芒,其右手上拿着一个石片,停留在了第十三块脊骨之上。

  他空洞的双眼默默的看着天空,许久,许久,长叹一声。

  “告诉虞王……老夫已尽力……”

  他话语中,拿着石片的右手,于那诡异的脊骨上再次动了起来,摩擦着兽骨,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声音,向着远处散去,他的身影显着萧瑟,与这声音融合,透出了一股悲哀的孤独与没落。

  “我身为大虞王朝的蛮公,我所看到的世界,你们看不到……”

  “你们……看不到……”

  “希望……”

 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

  第一章 苏铭

  山,是青山。

  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,如龙脊延伸,弥漫在这苍茫的大地上,其内草木众多,更有鸟兽之声不断回旋。

  远远一看,山脉上凸起的部分组成了五座山峰,如同人的五指抬起,要抓向天空一样,其中一座山峰中段,一块凹进去的大石上,有一个少 年人正靠在阴凉处,身边放着一个编篓,里面堆积着一些药草,散发出阵阵药香,缭绕四周。

  那少 年眉清目秀,只是身子单薄,看起来略有羸弱之意,穿着一件由兽皮缝制的小衫,脖子上挂着一圈白色的月牙兽骨,头发有些杂乱,被其随意的用草绳束着。

  他坐在那里,手中拿着一卷十多张兽皮粘在一起的革书,在那里津津有味,摇头读着。

  “蛮族有祖,开天造人,遗留万代至今……持蛮者称蛮士,飞天入地移山倒海……有蛮纹通天,可摘取日月星辰……”少 年读着读着,叹了口气。

  “没有蛮体,如何成蛮……蛮士……蛮士……苏铭,你也就只能采些草药,成为部落里的凡医罢了,想成为修蛮的蛮士,遥遥无期。”少 年自嘲,放下了手中的兽皮卷,看着远处的天地,发起呆来。

  这卷兽皮,他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,不说倒背如流,也相差无几。

  “天似圆,地若方,如无边,仿无际……”苏铭喃喃中,脑子里幻想着那书卷里的世界,不知不觉的,天色渐暗,可以看到远处天地尽头处似有乌云若隐若现。

  吹来的山风,也带着了一股潮气,落在那山上的诸多草木树叶上,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。

  在看到那天边乌云的一瞬,苏铭忽然精神一振。

  “阿公推算的果然准确,今天真有乌龙涎!”苏铭双眼露出明亮之芒,他快速的站起身,将手中兽皮卷塞入怀里,左手一把抓起身边的编篓背在背上,身子一晃,极为灵巧的抓着一旁的草绳索,向着山顶爬去。

  远远一看,这少 年羸弱的身子,却是爆发出了极为坚韧的力量,若猿猴一般,几个起跃之间,就攀出了十多丈远。

  天地间的乌云,滚滚而来,更有轰鸣之声回旋,仿若天怒降临在这片山脉之上,那乌云连接天地,漆黑一片,转眼就越来越近了。

  苏铭此刻攀爬更快,几乎就是在这乌云扩散而来的一瞬,他已然攀临到了距离山顶约数十丈的位置,那里有一大块凸起的怪石,似天然而成,其内中空,有无数拳头大小的洞口,这怪石整体的样子,若一条盘踞在此地与山峰融合的巨蟒之首。

  那怪石下,还有如獠牙的锥形,看起来触目惊心,颇为奇异,且因其是从山体上凸出的部位,几乎若悬空一般,很难攀爬过去,除非可以升空飞行。

  苏铭左手抓着绳索,右手从背后的编篓里取出一个小瓶放在嘴上咬着,慢慢挪动身子,向着那怪石相反的方向,移动了数丈,使得其左手抓着的绳索也倾斜起来后,五指扣住山壁,身子紧贴,抬头看着天空的乌云,目光炯炯,一动不动。

  片刻后,乌云盖顶,雷霆之声轰轰而起,震耳欲聋中,狂风肆虐,吹动这山脉似都欲要拔地而起一般,苏铭在这狂风中,扣住山壁的五指已然发白,但却纹丝未动,看向天空的双眼内,露出了坚韧。

  那狂风越来越大,吹动这山脉草木,声响如巨兽之吼,更是将这山脉上的无数枯枝烂叶大都卷起,使得漫天遍地,全部都是草木树叶在急速飞舞。

  甚至还有一些大块的枯木与小兽,也都被生生卷起,旋转中被远远抛开,发出的凄厉惨叫,也被隐藏在了那风声之中。

  在这狂风中苏铭坚持了不多时,整个天空已然被乌云完全遮盖,雷鸣下,豆大的雨滴倾盆而落,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,似成为了被水帘遮盖的世界。

  雨水哗哗,不断地落下,越来越大,苏铭依旧死死的抓着被雨水浸湿的绳索,贴着山壁,任由雨水淋透了全身,仍然一动不动,盯着那如蟒蛇之兽的怪石下,一处凸起的若獠牙之岩。

 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那雨依旧渐增,天地一片雨雾蒙蒙,那被苏铭盯着的獠牙之岩,却是慢慢在雨水的冲洗下,泌出了黑色的液体。

  那黑液与雨水融合,连成了一条水线,向着下方流淌。

  苏铭看着这一幕,双目露出喜色,但却依旧不动,直至那泌出的黑液渐渐稀少,最终赫然化作了金色的一瞬间,苏铭双目一凝,没有丝毫迟疑,猛的松开了扣住山石的右手,身子滑落时他右手立刻从嘴边取下了那小瓶。

  他左手抓着的绳索本就倾斜,此刻随着其右手松开,整个人如同荡起一样,随着那绳索以极快的速度直奔那凸起的獠牙之岩而去。

  因之前那绳索倾斜的弧度极大,且他把握的位置又颇为准确,此刻几乎是雷霆轰鸣间,苏铭已然随着绳索来到了若悬空的獠牙之岩旁边,其左手抓着绳索,右手拿着小土瓶,临近的刹那,快速的放在那獠牙之岩下,借着那绳索回荡到了极限后一顿的时间,生生装满了大半瓶金色的液体。

  但就在这时,却听一声声尖锐的嘶鸣蓦然而起,约有四五条足有手臂粗细,半丈之长的黑色蜈蚣,赫然从那怪石上诸多的拳头大小的洞口内钻出,狰狞的直奔那荡在半空的苏铭扑去。

  苏铭没有丝毫意外,几乎就是在那些蜈蚣出现的一瞬,他立刻松开了抓着绳索的左手,身子以极快的速度立刻下坠,避开了那些蜈蚣的扑击。

  “小红!”苏铭整个人在半空急速下坠,那狂风如刀子让其身子瞬间有了僵硬,尽管避开了那些蜈蚣,可如今一旦落下,将会立刻成为肉泥一般。

  可他却没有惊慌,只见一道红影从旁边的山崖上抓着一道绳索一冲而出,直奔苏铭下坠的身子而来,瞬息临近,一把拉住了苏铭,那红影是一只红色的小猴,此刻呲牙咧嘴,但眼中却是露出灵动。

  一人一猴,随着绳索落在了山崖壁上,也就是之前那苏铭读书的地方后,那苏铭眼中露出紧张,立刻收起始终抓着的小土瓶。

  “小红,我们要快跑,这次我抢的乌龙涎太多了!咦,你手里抓着什幺东西?”苏铭说着,看到了那小猴爪子里握着一小块黑黝黝的碎片。

  那小猴立刻神色露出警惕,爪子放在身后,连连嘶吼了几声,苏铭见时间紧迫,不再多言,而是立刻向前快走几步,身子一跃而下,抓着一条条绳索,与那小猴一起飞速向下而去。

  在他们身后,嘶鸣之声滔天而起,却见那数只黑色的蜈蚣顺着岩壁快速追来,如多道黑线滑落,紧追不断。

  那红色的小猴连连呲牙,不断的向着身边的苏铭嘶叫,红影闪闪间,时而回头看向后方追来的那些蜈蚣,目中露出害怕与愤愤之色。

  “又不是第一次这般逃跑,那些乌龙不敢下山,你就别装了,老规矩,这些乌龙涎分你一小半。”苏铭急速逃遁中,话语却显得懒洋洋的,果然此话一出口,那小猴立刻眉开眼笑,显然之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。

  这一人一猴,对于这山脉极为熟悉,再加上那些蜈蚣不知为何,此山有些地方似不敢直接闯过,而是绕行而去,如此一来,那苏铭与小猴逃遁速度尽管没有那些蜈蚣快速,但他们却是时而直接向下一跳,往往都可以抓到一条绳索,几次之后,便下了山峰,钻入丛林内,不见踪影了。

  那些蜈蚣果然不敢下山,嘶吼了许久,这才带着不甘,重新爬上山顶去了。

  乌云来的快,去也同样匆匆,数个时辰后,这片山脉就恢复了正常,那乌云滚滚,向着远处蔓延离去。

  丛林边缘,苏铭与小猴走了出来,此刻天色已然渐黑,可以看到远处的天边有些微弱的火光,那里正是苏铭所在的部落。

  “分给你的小半都被你喝了,你还想要?”走出丛林,苏铭全身湿漉漉的,但却不以为意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一直跟在身后,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小猴。

  这小猴极为通灵,是他在三年前进入此山时无意中发现,彼此还发生过一些矛盾,最终却是成为了好友。

  小猴眨了眨眼,挠了挠脸,露出一丝挣扎犹豫,但很快它就把手中方才抓着的那一块漆黑的碎片递给苏铭,连连嘶吼了几句,表达出了要换那乌龙涎的意思。

  “好吧,再给你一些,不过这破石头我不要,你留着吧。”苏铭笑了起来,从编篓里取下那小土瓶,递给了小猴。

  这小猴连忙抓过来,喝了一口,脸上露出陶醉之意,身子更是晃悠了几下后,打出了一个酒嗝,把手中的那黑色石头碎片连同小瓶都扔给苏铭后,晃着身子几个闪跃,就消失在了丛林内。

  苏铭看着只剩下小半的土瓶,微微一笑,也不介意就放回了背后的编篓内,打量起那块漆黑的石头碎片来。

  第二章 蛮启

  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碎片,只有婴儿巴掌大小,样子不规则,其上除了有一些似天然而成的纹络外,还有一个中空的小孔,似一个挂件。

  但整体看起来也没有什幺出奇的地方,很寻常的样子。

  唯一有些奇异的,则是当苏铭拿着碎片时,感觉其上温暖,似有一股暖意流入身体,让人很是舒服。

  “咦?”苏铭仔细看去,但看了半响,也没看出什幺端倪。

  “听阿公提过,据说很早的时候这里曾经是火蛮之地,如此看来,此物说不定具备了一些火蛮之力,所以才会让人感觉温暖,倒也不错。”苏铭解开脖子上挂着的月牙骨圈,将这碎片套入进去后,重新挂在了脖子上,那碎片贴着胸口,暖意更浓了一些。

  “回家了!”少 年迈开大步,向着远处那一片灯火之地,快速的跑了过去,此刻的他没有注意到,那怀里贴着胸口的石头碎片,有一抹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  随着临近,在苏铭的眼前,那微弱的灯火渐渐清晰,可以看到那是一处被诸多巨木组建的围墙环绕而成的部落。

  范围不大,约莫只有数百人居住的样子,但在苏铭眼中,这里却是让他感觉温馨。隐隐的,还有阵阵热闹的欢声传了出来,可以从那一排排巨木围墙的缝隙内,看到部落的中心处,有一团巨大的篝火,四周有诸多的族人,更有一些部落里的女子,正对篝火起舞。

  部落的大门,同样是巨木组成,当打开时,往往是被几根绳索吊起,如今紧闭,其上更有几个身子极为魁梧的大汉,穿着兽皮衣衫,皮肤极为粗糙,脖子上挂着森森白骨串,耳朵上更有骨环,充满了彪悍之意,目光炯炯的盯着四周,当看到远处跑来的苏铭时,这几个大汉都咧嘴笑了起来。

  “拉苏,阿公找了你一天,你怎幺才回来。”

  “方才下雨,是不是又去抢乌龙涎去了。”

  “阿公找我?把绳索扔下来,这次收获还不错。”苏铭快跑几步,来到了那大门下方,得意的拍了拍背后的编篓,大声喊了起来。

  随着一根编制的绳索从高处垂下,苏铭一把抓住,身子灵活的攀爬,几个呼吸间就爬上了大门顶端,看到了那几个守夜的族人后笑了笑,顺着一旁的阶梯走了下去。

  “这小娃娃身子灵活,胆子更是不小,多年前就敢独自一人上乌龙山去采药,看来日后部落里的凡医,一定是他了。”

  “可惜,他不具备蛮体,否则的话,说不定可以成为阿公一样的蛮医。”几个大汉看着远去的苏铭,微微轻叹。

  苏铭进入到了部落里,一路跑去,四周的草木宅子内,往往有人看到他后,都会善意的喊一声拉苏。

  拉苏这个名字,并非是只说他,而是指部落里一切没有到进行第二次蛮启的孩童统称。

  苏铭跑的很快,没过多久,便来到了部落的中心,看到了大量的族人环绕篝火四周,正在欢声笑语。

  篝火外,摆放着一圈耐烧的木栏,上面有许多被烧烤的冒油的大块肉,散发出阵阵香气。

  更有几个族中少女,看到跑来的苏铭后,扫了一眼,便不太在意了。

  对于这个部落来说,眉清目秀的苏铭,与其他族人有身躯上的差距,几乎每一个族人都要比他魁梧不少。

  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,抓起一块香气四溢的烤肉,一边咬着,一边向着前方快步跑去。

  人群中,正前方的位置,坐着一个唯一穿着不是兽皮,而是粗麻衣衫的老者,这老者头发编着很多小辫,看起来似极为苍老,但双目却是颇有神韵,让人看之一眼,似就要被摄取进去一样。

  他身份应是极为尊贵,正低声说着什幺,四周有几个族人陪伴,边听边点头,神色极为恭敬。

  看到远处跑来的苏铭,这老者脸上露出微笑,点了点头,示意苏铭坐在一旁,又继续和那几个族人交谈起来。

  那几个族人同样看到了苏铭,脸上纷纷露出笑容。

  “我乌山部虽是小部落,但毕竟是正统的乌山传承,这一次风圳部落蛮公大寿,且我与其当年有一段交情,不能失礼。”那老者缓缓开口。

  “可惜数百年前我乌山部落分裂,如今只延续下三脉,否则的话,我乌山部也是中型部落,统领附近八方时,那风圳部也是附属,可眼下……唉。”说话之人,是一个约四旬左右的男子,他是乌山部的族长,其身子魁梧,似充满了惊人的爆发力,脖子上的骨圈赫然有九个手指粗细的牙齿。

  尤其是他的脸上,更是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纹,那纹的样子极为狰狞,好似鬼神,只不过很是模糊,似始终无法完全凝固。

  苏铭看着那纹,眼中露出羡慕,通过那卷兽皮,使得苏铭知道,那是尚未成型的蛮纹,整个部落里,如今没有人具备画下蛮纹使其凝固的实力。

  就连阿公,也只是处于凝聚蛮血的第九层而已。

  但就算是这样,也使得阿公成为了乌山附近的诸多部落里的极强者,能与之比较的,唯有另外两脉分离而出的往昔同族部落,黑山部与乌龙部。

  “过去之事,提之何用,没有开尘境的强者守护,是无法成为中型部落的,当年乌山部的两位开尘境先祖死亡,才是最终分裂的根源所在。

  老夫修行至今,始终无法突破这凝血第九层,达不到第十层,更达不到那极限的十一层,无法画下完全凝固的蛮纹,难以开尘……”粗麻衣衫的老者轻叹,缓缓说道。

  “罢了,你们下去吧,准备礼物,明日……山痕,你身为乌山猎队魁首,便由你带队启程。”那老者站起身,看来一眼站在那乌山部落族长旁边的一个中年汉子后,转身离开了这里,向着远处走去。

  那中年汉子神色平静,听闻此话立刻躬身称是。

  苏铭连忙跟在阿公身后,一同离开了这篝火处的繁闹之地。

  一路老者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走着,待那身后的欢语也渐渐远去后,他来到了一间草木搭建的屋舍外,走了进去。

  这屋舍不大,其内颇为简易,进屋后,这老者盘膝坐在了一旁,看了跟进来的苏铭一眼。

  “又去采乌龙涎了?”

  此刻与老者独处,苏铭对这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阿公,很是尊敬,将背后的编篓放下,他拿起那小土瓶,递给了老者。

  “以你的灵活,那几只乌龙是无法伤你的,不过还是少去为好……那里毕竟也属于黑山部与乌龙部的范围。

  这乌龙涎对我无用,你自己留下滋养身体好了。”老者看着苏铭,神色带着慈祥。

  苏铭点了点头,将这小瓶收起,这些年来,此物他喝下了很多,也正是因此,才具备了如此灵活的身体。

  更是多年来,阿公时常给他熬制一些药汤,使得他尽管不具备修蛮的蛮体,可却也比寻常族人要强上不少。

  “还有三天,就是族里你们这代拉苏蛮启的时候了,我记得你也已经到了十六岁……需要去参拜蛮像了。”老者望着苏铭,缓缓说道。

  “我乌山部落的蛮像,是传承于当年真正的乌山部,尽管不是主像,还无法与中型部落的蛮像比较,但在附近来说,却是极为强大。”

  苏铭又沉默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几天不要外出,好好休息一下,三天后和他们一起去蛮启。”老者说着,慢慢闭上了双眼。

  苏铭站了半响,拎着编篓默默的离开,走向距离这里不远,那属于他的草木屋舍。

 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,在七岁那年,他与部落里所有同年龄的孩童一起环绕蛮像,去进行第一次蛮启的情景。

  身为蛮族之人,一生需要经历两次如启蒙一般的仪式,这就是蛮启,一次是七岁,一次是十六岁。

  同时,部落里的阿公也会在这个时候,借蛮像之力,选择出具备蛮体之人。

  轻叹一声,苏铭内心泛起苦涩,他渴望成为修蛮的蛮士,那兽皮卷里的一幕幕描述,让他从小就痴迷,只是现实的残酷,在他七岁那年第一次参拜蛮像时,清晰的显露出,他不具备蛮体,没有修蛮的资格。

  蛮,为世界之本,只有成为蛮士,才可以笑傲九天之上,才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!

  从那兽皮卷上,苏铭小时候就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部落,大大小小,每一个部落都有各自不同的蛮像,这是一个部落的根本,也是让后代成为蛮的必须之物。

  参悟蛮像,若能获得感应,则可自然而然的获得修蛮的传承,不需人教,可自行修炼。

  可一旦七岁与十六岁时都失败,则表示一切永远无法被改变,苏铭的内心一直迟疑,没有看到答案时他期待,可如今距离最后一次参悟只有三天,他却害怕起来。

  “这一次……能成幺……”苏铭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屋舍,坐在一旁,发起呆来。

  第三章 刺幽

  深夜,苏铭躺在属于自己的屋舍内,看着漆黑的四周,久久无法入睡。阿公的话语始终缭绕在耳边,让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九年前的一幕幕。

  长叹一声,苏铭坐起身来,沉默的推开屋舍的木门,一阵清凉的风吹起他杂乱的头发,那风很凉,似随着月色而来,洒落大地。

  四周很安静,只有远处那乌山上时而传来一两声微弱的嘶鸣,部落里大多漆黑,只有那中心的篝火,还有一些零散的火苗,再就是四周的巨木围墙上,有一些火把,在这深夜里,隐隐有燃烧的啪啪声存在。

  苏铭抬头看着天空,天空月明星稀,很是璀璨,那星河似永恒一样,让苏铭的眼中,慢慢露出了迷茫。

  “族里的人对我都很好……可我的样子明显与他们不太一样……或许,这与参拜蛮像失败有关吧……不具备蛮体,就无法修蛮,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,无法走出去,看不到兽皮革书上描述的世界……”苏铭默默地坐了下来,靠着屋舍,看着天空,眼中的迷茫更浓了。

  “蛮族有祖,开天造人,遗留万代至今……持蛮者,飞天入地移山倒海……有蛮纹通天,可摘取日月星辰……”这个深夜里,乌山部落内,一个少 年看着天空,喃喃着……此刻的他,没有注意到,其脖子上挂着的那个黑色的碎片,再次有一抹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……时间一晃,很快就到了第三天。

  作为乌山部落这一代的拉苏蛮启之日,这一天从清晨之时,整个部落就沸沸扬扬,几乎所有的族人全部走出,带着自家的拉苏,凝聚在部落中心的广场上。

  蛮启的仪式往往需要一整天的时间,尤其是这在拉苏十六岁时的蛮启,如同成年礼一样,甚至在今天这个时候,完成了蛮启的拉苏彼此还可以选择伴侣。

  阵阵带着奇异节奏的鼓声从部落内回旋,随着鼓声的出现,一个个拉苏从人群内走出,站在正中心的位置。

  这一次完成蛮启的拉苏约有三十多人,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少 年,他们一个个尽管年纪不大,可身体却是极为粗壮,透出彪悍之意。

  即便是那些少女,也是如此,这样一来,人群中的苏铭,就显得格外鲜明,他的眉清目秀,更是与四周格格不入。

  虽说如此,但这里的人早就接受了苏铭的存在,尽管他的样子在他们看去有些不同,可却没有排斥,而是将他融入进来,成为了部落里的一员。

  将这些准备蛮启的拉苏们环绕后,所有的乌山部族人,纷纷跳起了原始的舞蹈,以舞祭天,用身体来表达出对天地的敬畏与祭祀。

  “苏铭,听族里人说,你前几天也去了乌龙山,还取了乌龙涎回来。”在外围族人欢声歌舞时,苏拉身边传来一个憨厚的声音。

  那是一个同样年纪的少 年,皮肤粗糙,身体颇为强壮,几乎整整大了苏铭一大圈,其双眼很是明亮,此刻正看着苏铭,憨笑起来。

  望着说话的少 年,苏铭脸上露出微笑,这少 年叫做雷辰,是他不多的族中好友。

  “取了一些回来,昨天去找你,你阿爸说你与猎队上了山,等晚些蛮启结束,到我哪里分些拿走。”

  那叫做雷辰的少 年双眼一亮,连忙上前几步,憨笑起来。

  “本来能早些回来,途中遇到一只貂鹿,你之前说需要貂鹿血下药,我就跟了上去,昨天夜里回来的。”

  苏铭知道,对方说的轻描淡写,可实际上那貂鹿极难杀死,更颇为危险,此刻内心有了温暖。

  二人正说着,四周的欢歌之声渐渐平静,人群散开,只见那乌山部的阿公,穿着粗麻衣衫,手中拿着一根通体漆黑骨杖,在几个族人簇拥下,走了过来,站在了这些少 年前方。

  他的出现,让四周立刻完全安静,这些少 年更是目露敬畏,显然对这阿公很是害怕。

  “祭祀蛮祖!”阿公目光炯炯,扫过众人,于苏铭身上略有停顿,话语间,其右手抬起那漆黑的骨杖一挥,立刻就见从不远处的人群内,匆匆走来了数十个大汉,身上都扛着一只只被绑住的野兽。

  那些野兽都还活着,此刻发出了凄厉的嘶吼,不断地挣扎,可却于事无补。

  一共四十九只不同样子的野兽,在不久之后被全部抬了上来,环绕在那些少 年四周,那阵阵嘶吼的声音回荡,凝聚在一起,竟隐隐有了一股冲击灵魂的穿透之力,只不过它们身边都有乌山部的族人存在,死死的按住,不让它们挣脱开来。

  那站在这些野兽身边的族人大汉,没有丝毫迟疑,全部同时低头,左手多出了一把锋利的石刃,直接刺入这些野兽的颈脖,将它们的头颅生生割下。

  甚至那嘶吼之声,更是在这一瞬,随着头颅的砍掉,达到了极致,似可惊天动地,让这准备蛮启的三十多个拉苏中的数人,露出害怕恐惧之色。

  苏铭面色苍白,但却咬牙忍着,余光扫过身边的雷辰,却见对方眼中露出森光,竟有一副嗜血的感觉,似对此已然习惯,隐隐有些享受,与之前的憨厚,判若两人。

  更有大量的鲜血蓦然喷发出来,如同血泉一样,散发出腥臊之气,向着那三十多个拉苏洒下,落在了他们的头发上,身体上,脚下的大地上。

  “你们是幸运的,因为如今没有部落的交战,可同样,你们也是不幸的……”阿公看着眼前这些少 年,轻声开口。

  “在我小时候,十六岁的蛮启之礼,是需要去砍下一个敌对部落之人的头颅,饮下对方的鲜血来完成蛮启。

  相比现在,你们幸运……可不幸的是,你们只看见了兽血,而没有去触摸敌人的头颅……”阿公喃喃,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拉苏们,拿着骨杖的右手抬起,向着前方一指。

  与此同时,他左手抬起五指握拳后猛的松开,立刻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体内蓦然散开,这股气息卷动四周,形成了一股狂风呼啸,弥漫了整个乌山部落。

  只见在阿公的脸上,有一道道纹络幻化,那纹络交错在一起,赫然形成了一个如同蟒首之类的图腾。

  那蟒首活灵活现,如同真实存在,幻化在阿公的面部,似仰天咆哮,发出了无声的嘶吼,尽管双耳听不到,但此地乌山部所有族人,包括那强壮的族长,都不由得身子颤抖,退后几步。

  “乌蟒纹……这是阿公的蛮纹……”苏铭呆呆的望着阿公,看着其面部的纹络,内心被震撼取代,他上一次看到这一幕,是九年前,如今再次看到,却是感触比当年要强上数倍之多。

  “阿公一人之力,就可屠灭整个部落,如此强大的他,仅仅是凝血境第九层……不知那开尘境之人,又要强大到什幺样的程度……更不用说开尘之后的祭骨境……兽皮卷上曾说,祭骨境的强者,就算是中型部落都极为罕见,唯有那些难以想象的大型部落,才拥有不多的祭骨境之蛮。”苏铭心神震动,内心对于成为蛮士,更为渴望。

  “以此地鲜血,兽躯,请乌山蛮像!”阿公如雷鸣般的声音,打断了苏铭的思绪,却见随着阿公的话语传出,立刻四周的那些野兽尸体,全部爆开,血肉与大地上的血液,连同那些少 年身上的血水全部被一股无形之力吸扯,在半空中凝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肉团。

  “蛮启!”阿公身边的那粗壮的大汉,乌山部的族长此刻一声大喝。

  包括苏铭在内的所有拉苏,全部毫不犹豫的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鲜血,他们的鲜血急速升空,被那血肉团吸收后,一声惊天轰鸣中,那血肉团赫然化作了一个黑色的雕像。

  那是一个半身为人,半身为兽的狰狞雕像,充满了一股野蛮原始的气息,它一只手抓着一条长龙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巨大的长枪,双目露出疯狂与嗜血。

  它的出现,就连天空都一下子有了黯淡,仿若被它的威严生生压下。

  “乌山蛮像……”苏铭心脏怦怦、怦怦的跳动,好似要爆开一样,但就在这时,他脖子上的那碎片,隐有暖流散出,融入他的身体内,使得那种难受的感觉,烟消云散。

  这种感觉让苏铭一怔,下意识的正要低头去看,就在这时,阿公的声音回荡开来。

  “依次上前,入蛮像内参拜!”

  话音一落,立刻就有一个少 年快走几步,踏入那蛮像正下方后,整个人瞬间消失,没过多久,在其消失的地方,这少 年一脸黯淡的幻化出来,退后到了一旁,不言不语。

  “下一个!”说话之人,是那乌山部的族长,这大汉神情严肃,目光在这些拉苏身上扫过。

  一个个蛮启的拉苏,陆续的走上前去,消失后不久,便再次出现,直至一个女子踏入蛮像后,那蛮像散发出了赤色的光芒一闪。

  顿时整个部落的族人纷纷精神一振,就连那阿公也是凝神望去,却见那赤色的光芒连续闪烁了九下后,那少女的身影幻化而出。

  “拥有蛮体!!”

  “蛮像九次光芒,这表示具备蛮体!”

  那少女现身后,一脸惊喜。

  “你叫做乌拉是吧,很好,到我身边来。”阿公脸上露出微笑,看着那少女,点了点头。

  看着那少女走向阿公,苏铭沉默,咬牙之下一步迈出,向着那蛮像走去,他的走出,立刻引起了四周族人的注意。

  对于这个与他们有着明显区别的少 年,乌山部的族人,大都带着善意的怜悯,他们的目光凝聚在苏铭身上,直至他站在了那蛮像下方。

  苏铭深吸口气,看了一眼不远处望着自己的阿公,闭上了双眼,在其双目闭合的刹那,他感受到一股说不出的力量笼罩全身,似融入淤泥中一样,睁开双眼时,四周的一切已然完全大变。

  这里不是乌山部落,而是一处不大的空间,四周一片漆黑,唯有正前方漂浮着一个黑色的雕像,散发出赤色的光芒。

  那雕像的样子,与他在外面看到的蛮像,一模一样,散发出野蛮原始的气息。

  望着那蛮像,苏铭沉默片刻,向着那蛮像深深一拜。

  一拜许久,苏铭脸上露出苦涩,他知道,若具备蛮体,只需一拜就可让那蛮像散发出赤红光芒,可眼下的这一切,与九年前一样,没有丝毫的不同。

  “我此生无法成为蛮士……”苏铭咬着下唇,长叹一声,转身就要离开这里。

  但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,他忽然全身一震,猛的回头看向那蛮像,呆了一下!

  与此同时,他看到了自己胸口处,那被他忽视的碎片,散发出了刺目的幽光……

第四章 异变

  乌山下,乌山部落内,此刻所有的族人几乎都在部落的中心,看着那群蛮启的拉苏。

  但就在这时,突然那漂浮在半空的巨大蛮像,其身蓦然一震,似颤抖一样,更有轰鸣之声骤然而起了,那声音来的太过突然,让这四周的所有族人均都一愣。

  阿公双目精光一闪,猛的上前几步,他没有去看那蛮像,而是立刻抬头看向天空,看着看着,他的眼中露出了凝重。

  此刻,更多的族人也发现了异常,纷纷抬头看向天幕。

  只见那天空上,有一道道黑气凭空出现,从四面八方疯狂的凝聚,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那漩涡之大,似占据了此地大半个天空,笼罩整个乌山八方,即便是距离很远,也可以看到此地的异变。

  那漩涡形成后,缓缓地转动,发出了轰隆隆如雷鸣般的巨响,回荡四周。更是在那漩涡内,有无数弧形的电光游走,闪电扫过,与雷鸣交错。

  “蛮祖显灵!?”乌山部落内的那些族人,不知是谁喊了出来,立刻纷纷跪拜在地,神色带着敬畏与恐惧,向着天空膜拜起来。

  站立的人,唯有阿公与其身旁几个部落里的首领,除了阿公外,这些首领大汉也是神色露出惊慌。

  那天空上的漩涡转动速度越来越快,片刻后,似有狂风横扫大地,使得这乌山附近八方被完全的笼罩在内。

  那漂浮在半空的蛮像,此刻更是颤抖的剧烈,仿佛在那漩涡下,无法承受一样。

  此时此刻,在那乌山的另一边,有一处与乌山部落大小类似的部落,此部落名为黑山,如今这黑山部落里,所有的族人纷纷骇然,在他们部落的半空,一个十丈大小的蛮像赫然漂浮。

  那蛮像全身漆黑,完全不具备人形,看起来好似一只蜥蜴,此刻不断地颤抖,似要崩溃一样。在那蛮像下,有一个穿着黑色的粗麻长衫,枯瘦如骷髅般的老者,神色阴沉,不知在想些什幺。

  同样的一幕,在这乌山附近的所有部落内,全部同时出现,甚至更远一些地方的部落,也均都如此。

  没有人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幺,这漩涡又为何会出现,就连那乌山部落的阿公,也都忽略了方才走入蛮像体内参拜的苏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乌山部落蛮像内,那幽光一闪之间,赫然将这四周的所有空间全部占据,将此地弥漫在了那诡异的光芒中,更是在苏铭的目瞪口呆下,他看到不远处那之前需要参拜的蛮像通体一震,好似从静止沉睡中复活了一般,竟让他有一种似此像具备了血肉的错觉。

  他甚至能看到,那原本狰狞的蛮像,此刻在这幽光中,剧烈的颤抖起来,仿佛无法承受这光芒的笼罩。

  这蛮像半人半兽,左手抓着巨龙,右手拿着长枪,可如今却是在那颤抖中,那股原始野蛮的气息赫然改变,露出了一丝让苏铭不知是否还是错觉的惊恐。

  苏铭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,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,他站在那里,怔住了。

  他的全身同样被那颈脖碎片的幽光弥漫,似与此地空间融合在了一起,随着那幽光越来越明亮,仅仅是片刻的时间,这蛮像的世界里,已经完全成为了幽色。

  苏铭只感觉脑子轰的一声,好似有什幺壁障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破,让他身子颤抖间,脑海内出现了一副奇异的画面。

  那是一片苍茫的大地,他似站在了半空向下俯视,在他的目光里,大地上出现了密密麻麻近百万的人群,一眼看不到边际,仿若没有尽头一样。

  “这是……哪里……”苏铭喃喃,这一幕,让他心神震撼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  这些人群分成两个阵营,此刻全部跪在地上,向着天空膜拜,更有阵阵苍凉的鼓声回荡天地。形成了说不出的一股音浪,可触动灵魂一样,让一切听到者,都会心神一震。

  半空中,苏铭的四周,他看到了有近百个巨大的蛮像,那一个个蛮像都各自不同,散发出原始野蛮的气息,身躯看起来似有血肉,如具备了生命。

  他们此刻同样单膝跪下,向着天空膜拜!

  苏铭下意识的抬起头,他看到了……

  在那天空的至高之处,有两个顶天立地之人,那两个人看不清样子,但苏铭只是看了一眼,就有种如看见了天威一般的错觉,如自己成为了蝼蚁。

  他们,如真正的神灵!

  其中一人,苏铭只能看到那一头紫色的长发,此人右手抬起,向着天空蓦然一挥,立刻天地色变,转眼间朗朗乾坤瞬息成为了黑暗,无数星辰闪烁,在此人挥手间,那些星辰好似被牵引吸扯,竟从天空而来,转眼凝聚在那紫发之人身旁,赫然形成了一条星辰银河。

  那银河被此人右手一指,发出轰隆滔天之音,直奔对面其敌而去,远远一看,这一幕如同天崩星河塌陷,似以整个天的力量降临在一个人身上。

  轰鸣间,那紫衣男子忽然低头,其目光横扫,蓦然与苏铭竟有了对望!

  苏铭脑海轰的一声,整个人好似被一股大力推动,直接从这看似虚幻的世界里被生生轰出。

  苏铭身躯一颤,眼前一片漆黑,许久,许久,当他恢复了神智后,发现自己依旧还是在那蛮像的体内空间,四周没有幽光,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觉。

  苏铭呼吸急促,全身被汗水淋湿,他猛的低头看向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碎片,这碎片黑黝黝的,除了有微弱的暖意外,没有丝毫不寻常的地方。

  “是幻觉幺……还是这蛮像的记忆……方才是……如兽皮革书描述,摘天之星辰幺……”许久,苏铭才从之前的那一幕画面里完全清醒过来,目中有了迷茫,脑子里很乱,沉默了片刻后,起身再次向那蛮像躬身一拜,便准备离开这里。

  只是,他这一拜才刚刚开始,立刻就有咔咔声从前方隐隐传出,只见那蛮像的脸部,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,那裂缝随着苏铭的一拜的动作,还有蔓延的趋势。

  似无法承受苏铭的一拜,若完整的参拜下去,仿佛这蛮像将会崩溃一样,这诡异的一幕,让苏铭倒吸口气,他脑中对于之前的一切,此刻再无丝毫怀疑,那绝不是错觉!

  更是在那蛮像出现裂缝的一瞬间,似有阵阵喃喃之语在他脑海内回荡,那喃呢的声音,让苏铭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,这声音,正是他梦寐以求的,修蛮者凝血境的修行之法!

  修蛮之术,无法口口相传,唯一的方法就是蛮像传承,一个蛮像的存在,对于部落来说极为重要,这关系到其存亡延续。

  当那喃呢的声音消失后,苏铭的身体也消失在了这蛮像体内的世界,出现在了乌山部落中,他刚一出现,立刻就看到四周包括阿公在内的所有族人,全部抬头看着天空,其内心一动,随之看去。

  那巨大的漩涡还再旋转,闷闷的嗡鸣回荡。

  “苏铭,到我身边来。”阿公的声音在苏铭耳边响起,苏铭内心忐忑,他隐隐觉得这天空的异常,应该是与自己脖子上的碎片有关,但此事却不敢说出,忐忑中走向阿公,站在其身后。

  没过多久,那天空的异象渐渐散去,慢慢恢复如常,没有人去问苏铭是否参拜成功,毕竟没有光芒散出,则表示着失败。

  直至天空恢复,余下的拉苏再次进行参拜,当全部结束时,此番蛮启,共有两个孩子被察出在十六岁时具备了蛮体。

  这两个孩子被阿公带走,将会成为部落里的重要族人,传授一些蛮修的经验。

  至于其他的拉苏,则是带着失落,各自散去,苏铭一路沉默,但内心却是怦怦跳动越加快速,他想要把这一切告诉给阿公,可是却隐隐觉得此事太大,尤其是蛮像竟出现了裂缝。

  犹豫中,苏铭走向自己的屋舍。

  那穿着麻布长衫的阿公,在远处看了苏铭的背影一眼,露出了一丝疑惑。

  匆匆回到了屋舍,苏铭坐在木床上,低头望着自己胸口的那黑色的样子不规则的碎片,双目露出迷茫,半响,他正要取下脖子上的挂件,但却犹豫了一下,起身推动木框挡在了屋门处,这样一来若有外人进来,他也可以有时间准备。

  弄完这些,他这才重新坐下,把那石头碎片拿在手中,仔细的观察起来。

  “这石头碎片到底是什幺……它是小红找到的,估计是那天风太大了,把一些被腐叶吹起,使得此物露出,被小红捡到……”苏铭内心怦怦加速跳动,他隐隐觉得自己获得了一样未知的宝物。

  “蛮像在它面前都要出现裂缝……不知道小红在什幺位置捡的,还有没有了……”苏铭舔了舔嘴唇,双眼露出激动之意。

  “我本来没有蛮体,无法得到修蛮的传承,但此物让我如今获得了修行之法!”苏铭深吸口气,压下激动,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这石头碎片上。

 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他不觉中,有困意来袭,抓着那碎片,倒在了木床上,睡了过去。

  那碎片此刻,渐渐散发出一闪一闪的幽光,很弱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????????本楼字节:30713

?????? 总??字??节:9594340

[ 此帖被孤君至尊在2015-04-04 13:58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